千人千面

摸摸大

【林秦】深夜诗人

棒哭ಥ_ಥ

Crane:

#又名 亦可赛艇


#沉迷这首歌不能自拔终于下手


上一篇都在喊虐 这把来甜的 就看个乐呵吧


并不会真的出轨 HE


几次修改的产物 依旧难以让我满意 但希望耐心看完 感谢






#苦海


  林涛觉得自己出轨了。


  准确的说,他觉得自己突然不能把除工作需要外的所有注意力集中在秦明身上了。




  事发突然,他也没想过会发生这种状况,事态严重到让林涛难以处理,心里的愧疚和对于出轨对象的渴望让他备受折磨,几次试图在秦明吃苹果时向他坦白,但又在秦明边啃苹果边望向他的眼神下生生止住,差点把自己憋到当场昏厥,但实在无法,只好顶着秦科长探究的眼神扁着嘴走出法医科。




  不能跟自己男朋友说可咋整啊,林涛吸溜一口泡面,突然想到了一个人物。


  风里雨里,大宝陪你。


  茅塞顿开的林涛突然觉得自己有救了,心里的重担卸下了一半,轻松到让他感觉自己的味蕾敏感度都被提升了一个层次,他于是用力的咽下嘴里那一口筋道滑溜的泡面,一把拍在桌子上:


  “谁他妈的把我老坛酸菜换成火鸡面了你给我出来!!”






  人生在世,苦吃得,辣难道就吃不得了吗?


  “嚯,涛涛啊,你这都能去东邪西毒剧组当个西毒的替身了。”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


  “宝哥,有正事。”林涛狠狠的抿了一下嘴来感受自己已经麻痹的嘴唇的存在。不等大宝开口要求,自己就先说:“58的,五斤。”


  李大宝刚准备答应,转念一想,这人又没有升职加薪,怎么突然大手一挥就承包了一晚上的小龙虾,事情肯定不简单。再看看他两天没换的衣服,得出了结论。


  “你被老秦逐出家门啦?”


  林涛摇摇头。


  “你惹我们秦公主不开心啦?”


  林涛又摇头。


  “你前女友去闹秦明啦?”


  林涛依旧摇头。


  这下李大宝懵了,她已经列出了所有她认为能让林涛请她吃五斤小龙虾并且不带老秦的原因了,于是她停止了猜测,放心大胆的招呼老板娘上菜后考究的看着林涛。


  “比这些还严重,严重一百倍。”林涛顿一了下,又说:“我出轨了。”


  “……”


  “你开玩笑的?”


  “我认真的。”


  “……”


  李大宝想了想。


  “老板娘!龙虾不要啦!”


  “哎哎哎你回来!!别跑路留下我一个人啊!!”






  一番纠缠后,大宝还是坐在了桌子旁,毕竟他还是个女人,怎么也拗不过林涛一个刑警队长啊,况且林涛那磨人的功夫可是在秦明身上练出来的。


  


“说说吧。”李大宝感觉身心俱疲,林涛这人形泰迪居然出轨我的妈,这她能怎么办她也很想说吗卖批啊。


  为今之计,只有听听故事喝喝酒,晚上回去投稿吐槽君,看看热闹找找小三,顺便提醒小三最近保护好自己,最好还能穿个防弹衣,多买几份保险也很重要。


  就在李大宝晃神为小三寻找保命方式的时候,林涛终于开口了。




  “这事儿来的突然,我也没想到。就那天老秦留在警局写报告,我想着左右我也没事儿,不如去书店帮老秦买本他念叨了很久的书,节省时间倒是其次,讨得他欢心也算是我机智了不是。找到他要的那本书之后我又看到了一个老秦最近经常看的什么什么杂集,就顺手帮他买了最新一本。”


  “如果你没在书店遇到受害人的话,这段可以跳过了,说重点。”大宝在啃小龙虾,嘴里模模糊糊的催促林涛。


  “受害人?啥?”


  “啊没没没,我是说,你的出轨对象。”


  “哦,那没有。我买完书就想着回警局等着老秦吧,下班好一起回。坐着也是坐着,卷宗又都看过了,我就开始翻那本杂集。里面收录的东西挺多也挺杂,但是大多数都只有一篇文章或者一首诗,但是有一个作者连着占了很大的篇幅,我就想着看一看。”


  “然后?”


  “然后我就…就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了…"


  "???你和一个作者单方面陷入了恋爱???”李大宝叼着龙虾一脸不可置信,她还以为发生了什么难以挽救的事实性事件呢。


  “嗯。你不明白,看他的诗和文章都让我有一种悸动。”


  “嚯,还悸动,我快被你吓出心脏病了你还在这悸动。赶紧滚回去抱着你家秦明盖棉被纯聊天儿去吧啊。”




   林涛看着桌上的一堆龙虾壳和几个空酒瓶,抿着嘴里刚刚下咽的啤酒剩余的苦涩味儿,回想起了那些字眼带给他的感觉。


  


  像是突然拉扯着他回到了幼时刚与秦明相识的时段,他站在一旁看着年幼的秦明一步步朝自己走来,又看着正在换牙的自己露出漏风的门牙逗秦明发笑。


  


  他体会过自己初次拥抱秦明的懵懂,尝过秦明失去父亲时坐在雨里落下的眼泪的咸涩。他走过秦明从白变黑又变成如今的灰色的人生,并不惊奇的发现自己的人生也随着一起发生变化,毫无疑问,这样的变化也总是在极力尝试中和秦明过于极端的染色方式。


  


   他看见自己一遍一遍抚摸秦明阴沉的脸庞,也看见自己一次又一次叩开秦明总是紧闭的门。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自己差点落下泪来。在此之前,林涛从未觉得自己为秦明做过这样许多可谓艰辛的努力,他认为自己只是在拼命靠近秦明。


  


  看完那些字后,他觉得不是秦明需要自己,是自己在拼了命的向秦明索取。


  索取些什么呢?秦明那样贫瘠,却又那样让他迫不及待。


  


  林涛无法控制自己还想再看到这个作者的文字的欲望。他爱上它了,难以自制却疯狂而热烈的。




  


#慈航


  


  秦明觉得林涛有问题。


  


  写完结案报告,秦明才拿起手机。锁屏刚按亮就看见李大宝的三条未读消息。


  


  “老秦啊,你跟涛涛吵架啦?他咋单独喊我吃小龙虾?”


  “老秦啊,林涛他…”


  “老秦,我觉得林涛最近脑子可能出了些问题。”




  秦明退出和李大宝的聊天界面,在微信的消息页划了又划。


  林涛没给他发消息。整整一天了,林涛没给他发一个字,还叫了李大宝一起去吃宵夜。


  又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秦明更生气了。


  还晚归。




  到底哪儿出了问题?秦明苦恼的皱着眉头靠在椅子上。


  


  林涛从上周开始就显得有些局促,进出法医科的次数大幅减小,苹果虽然还是和往常一样每日一个,新鲜度页没有降低,但是这东西不在新鲜,在于送它的人的心意。


  


  秦明眉头皱的更紧了。


  自己最近也没有太经常的把林涛从办公室赶出去啊,除开没有上周没有答应他一起去看电影然后再吃西餐最后在灯火璀璨的游乐园里结束这无趣的一天的要求以外,其他都做的很好啊,性♂生活也很和谐。


  难道是因为自己没答应去看电影吃西餐游乐园,林涛闹脾气了?




  秦明有点懵,难得的假期,在家里整理整理笔记和报告然后洗洗衣服做做♂爱♂做的事难道不好吗?


  难以理解,于是秦明在搜索栏里输入了“看电影吃西餐逛游乐园有什么意义”,打算找到充足的论据一举击垮林涛莫名其妙的强盗逻辑,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回答:


  这是约会啊,每一对情侣都会做的事,每一个深爱对方的人都想做的事。




  哦。


  秦明眉头皱的更紧了,紧到他都觉得有点抽筋。


  难道我不爱林涛?我们这样的关系难道不算情侣?


  秦明又陷入了另一个艰难的问题。


  最后他还是打电话定了电影票,西餐店,游乐园门票。




  这个时候林涛回来了,秦明走过去接过他脱下的还带着寒气的外套,刚准备开口告诉他周末的约会计划,林涛就开口了:


  ”宝宝,我觉得我出轨了。"




  秦明觉得自己的头要炸了。他实在没办法一晚上处理这么多超出他能力范围的问题,只好挑了最重点的一个来细细解决。


  


  林涛小心的看着秦明的脸色,半晌开口道:“没有发生什么事实性的行为,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秦明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突然觉得大脑超了负荷,整个世界都在晃动,除了上面两句话,他没听进去从林涛嘴里出来的任何一个字,只看见那平常亲惯了的嘴唇上下开合,因为心虚而收小的声音左右环绕。


  他没法处理,处理不了。只好先催着林涛去洗澡,自己又坐在书桌前用一个小时前的姿势皱着眉思考了起来。




  林涛这段时间是不正常,但出轨该有的现象发生的极少。他从不躲避自己的眼神,即便是心虚也要直视自己,生怕错过自己一丝变化的情绪。从不对自己表露出不耐烦,也不曾跟除自己外的人有过长的接触时间,手机也不上锁,不会背着自己接电话或者发微信,也没有和别人约过饭。


  


  是谁呢?


  秦明突然紧张了起来。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的确是个很无趣很不足以拴住林涛的人物。


  他冷淡,阴沉,出口成针。他不爱做任何无意义但能让人心生愉悦的事。他不信青春无悔,也无法体谅人心。


  一座冰疙瘩怎么能得了太阳的青睐?




  他是自卑的。羞于启齿难以承认但无可置疑,他是自卑的。


  他有那样阴暗的童年和青春,心里的负担让他的现在乃至未来都有可能继续这样灰蒙蒙的进行下去。


  而林涛呢。


  他热情,大方,包容。他毛躁但自信,成年男人该有的魅力他拥有了十之八九。




  怎么能留下他呢,冬日里哪里会有那样多的阳光呢。




  “叮”


  微信提示音扯回了秦明的思绪,他揉了揉自己沾有湿意的眼睛,咬牙拿起手机。


  是林涛发来的,内容是:


  [我曾漫步人间,看遍莺簧燕剪,春色无边。而你岂是春色,你是青山长河,日升月落。]*




  秦明突然觉得自己又能呼吸了,他似乎突然间懂了这一切。




  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浴室,推开门看着泡在浴缸里委委屈屈摁手机的林涛,突然笑了起来。


  又在林涛愣神的时候跨入浴缸与他接吻。


  在一个由他发起的,令人愉悦到窒息甚至带了一丝自暴自弃的吻里,秦明突然想明白了所有的问题。




  他之所以能拥有林涛,其一在于自己对这样温暖的一个人的向往。其二就是林涛对他无底线的包容。


  他已经分不清究竟是谁在想谁索取。秦明深知自己的贫瘠,也深知林涛的渴望。这样的爱意不知在何时生根,如今已经盘踞在他俩的心头无法拔除更没法理清。


  唯一的解决方式只有放任它生长。让他们继续纠缠,谁也别想离开谁。




  秦明突然恢复了力气,发狠的在林涛嘴上咬了一口,舔了舔带着血腥味的唇瓣后直起身子,居高临下的审问林涛这个“出轨犯”。


  “爱上了一个作者?”


  “…嗯。”


  “看杂集的时候看见他的?”


  “…嗯。”


  “那是我。”


  “嗯…嗯???”


  秦明颇有些自得的看着林涛诧异的表情。他突然不再自卑了,自己怎样都能吸引林涛,无论是沉闷的个性还是含蓄的文字。


  肉体的纠缠想断就能断,一顿饭钱都不用,房钱也不用。但是精神的纠缠,灵魂的撕扯是一辈子都难以脱身的。


  我的过往这样悲惨,需要扯下一段你带血的人生来止痒。秦明想。




  秦明突然感到细碎的吻落在自己的眼睛,鼻尖和嘴唇,他听见林涛说:”我早该知道的,早该知道的。“


  “还有谁能比你更吸引我?”


   秦明又笑了,还没等秦明缓过神来,林涛又说:“那我就不算出轨了呗?”




  秦明给了他一巴掌,然后又凑过去亲吻他发红的脸颊。


  “下次出轨记得告诉我。”


  “你是说我下次爱上你的时候?”


  “周末去看电影吃西餐逛游乐园。”


  “啊?”


  “嗯?”


  “为啥啊?我的意思是…你咋突然?”


  “因为这是约会,是每对情侣都会做的事,是每个深爱对方的人都想做的事。”






———END———


 


*此处为引用 忘记出处实在抱歉


还甜吧?文笔不佳甜度把握不住


以及多说一句 我人帅不狗不高冷 别怕啊怕啥啊一起嗑林秦一起嗨啊(撒鼻息

评论

热度(237)

  1. 豆了个豆了个包Cran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叫我豆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