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千面

摸摸大

I am not gay(甜餅/逗比向)林秦

太太❤️

白兔糖:

*又名:秦科长说自己不是gay,但隔壁的林队长是他男朋友。
*有人記得JPee那I am not gay嗎😂這腦洞就是從那邊產生的
*小甜餅暖文可隨意食用
-----------------------------------

秦明真的没觉得自己看起来像是个弯的,只不过是比平常的男性对生活品质更讲究而已。

但全龙番警察局的人最近貌似都对他有一种迷之误解,秦科长是个深柜的基佬,而且和林队有一种暧昧不清的关系。

他被这种微妙的传言精神污染到甚至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写了[I am not gay]这四个单词。

其实都是林涛搞的事,秦明只是一时心软帮了个小忙所以引发了一个小小的误会,这锅他不背。

一周前,林涛不知道从哪里惹了一个真·基佬回来,听说是在某宗侵犯案件当中被冤枉的受害人。在他高超的查案技巧之下,把那个男人的嫌疑洗脱还了一个清白,然而他的好心却得到了对方的一片真心,知道他在空窗期後展开热烈的追求。

对於直了二十多年(林涛本人声称)的林队长来说,当然不会接受一个男人的爱慕,他不排斥同性恋,就算要接受也只能接受有感情基础,最少和自己年龄相近,是好友兼同事,爱穿西装三件套而且品味不差的。

李大宝同志表示,弯的否,祝福。她真的不介意林涛跟自己那个性冷淡上司在一起的,只要别虐狗,别逼她吃狗粮。

[老秦,怎麽办啊,我现在都不敢待在办公室那边了,那个人天天堵在门口,不管上班下班放中饭都在!]林涛今天决定窝在秦明的办公室里,上下班都绕後门走。

然而大宝不在,只能撩秦明说说话解闷了。

[他年龄比你大,可以照顾你,而且经济基础良好,长得合乎大众的审美标准,接受他也不失为好主义。]秦明非常难得地对此发表了回应,在这件事中他采取了看戏的态度,第一次见有男人喜欢上了林涛,还是挺喜闻乐见的。

[要不这样,你帮我跟他说说?我真的对男人没兴趣啊!]林涛百无聊赖地在电脑椅上倒着坐,趴在椅背上,脚撑着地面把椅子推前推後,[让我跟他一起还不如跟你一起。]

[我拒绝接见受害人及其家属,这些并不在我管辖范围之内。]秦明瞄了他一眼,被椅子嘎吱嘎吱的噪音弄得非常不耐烦,[你要留在这里我没意见,但是再发出声音就把你扔出去。]

[别别别...我安静。]林涛在嘴巴前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後,默默把手机拿出来玩,最近没案件所以跑到这偷下懒也没关系。

结果下班的时候,秦明还是被强行拉着一起出门,原因是觉得他的手术刀很有安全感。那个男人果然也在那里,他见到秦明跟他一起,以为是林涛朋友同事之类的,於是只给了一个笑容,不想妨碍他们聊天,连赶都不用赶就开车走了。

[挺有绅士风度。]秦明认真地评论道。

林涛不想理你并向你发出一个doge表情。

直至第二天上班进警局的时候,秦明对这个男人有点改观,不过是恶性的。

那个男人突然把他拦住,交给他含有九十九朵玫瑰的花束,让他交给林涛。秦明没有任何准备便被塞了个满怀,而那男人拍拍屁股就跑了,连拒绝的时间都没有给他。

那夹在花中的桃红色卡牌掉了出来,成功狠狠地将秦明恶心了一把,上面居然写着:[To 可爱的宝宝。]

林涛活该,你也有被人叫宝宝的一天。

他拿着大红色的骚包花步进了警局,对,路过的人都在看着他,秦科长今天走路带风,仿佛还带着那首叫玫瑰玫瑰我爱你的经典bgm。

林涛看着秦明抱着玫瑰花过来警察办公室这边,刚想调侃几句,便被一大把花拍了过来,在全部同事众目睽睽之下。秦明还特不负责任地走掉了,连句话都没有,留下他一脸懵逼站在原地。

林涛:黑人问号.jpg

那张万恶的小片又掉了出来跌到地上,小黑手快捡了起来,一众同事的眼中都散发着吃瓜群众的热情。

[To 可爱的宝宝......?]小黑张大了嘴巴,看着林涛,想不到你们原来在他们还在YY的时候已经互许芳心。

众警员的表情都渗透出一种我懂的的感觉,果然秦科长的追求手法非常高明,用对方惯用的方式去反撩,机智!

林涛:喵喵喵?

秦明一回到办公室刚坐下,已经收到林涛发来的微信,据说这是他俩的部分聊天记录。

林二柴:[你送花给我是几个意思?]

秦二哈:[你的追求者让我带给你。]

林二柴:[那你丢掉不就好了,还拿进来干嘛啊?[抠鼻] ]

秦二哈:[最近的垃圾箱距离100米,而去你那边送花可以顺路去我办公室,不会浪费时间。]

林二柴:[秦明我谢谢你全家:) [再见] ]

自从发现由秦明拿进去的玫瑰林涛没有拒绝接收,花的残骸也没有出现在警局後巷之後,那个男人把早上伏击的对象更改成了秦明,天天早上在他踏进警局的前一秒用闪电的速度把花交给他,风雨不改。

秦明发现这并不妨碍自己的工作效率後,便每天都把一束花交给林涛,三十天每天品种不重样,直接导致林队长的座位变成了一片花海。

为甚麽不扔掉?李大宝听林涛说因为是由秦科长的手消过毒,所以先放着也没关系。

为了感谢每天被麻烦到的秦明,林涛请了他去附近的大排档吃中饭,让他见识了一下传说中男人的浪漫,豆腐火腩饭。

男人的渴求当然不止於此,对於天天只收花但连影都见不着的心上人,他决定亲自进警局会一会林涛。

刚刚吃完饭後,林涛正担心因为嫌弃太油腻而压根没吃两口的秦明会不会胃痛时,就接到了小黑的电话。

[喂?]

[头儿,追你那个帅哥来报案,非要等你来才肯说话,你快回来吧!]

[蛤?]林涛表情怪异地看了一眼秦明,这人又想搞大新闻?

秦明挑了挑眉。

[行行行,现在就回,跟秦科长刚吃完饭呢。]

[那我用不用跟他说你们在约会,让他晚点再来?]

[......可以。]

秦明的眉快要挑到发线上去,本来以为可以置身事外,这下可好了。他相信林涛不会跟那男的在一起,但这次追人追到上警局,心里还是莫名的不太舒服,不知道是甚麽原因呢。

接到紧急通知,人民保姆只好迅速打道回府。

[林队长回来了,说吧,要报甚麽案?]小黑看到林涛和秦明在门口急步进来,便把案件档扔到那个白净斯文的男人面前,这个麻烦人非要赖在这里等林涛回来,见不着就不肯走。

八卦的同事们都纷纷过来围观,全警局谁不知林队长跟秦科长那点事,这只狐狸精敢过来抢人,有甚麽风吹草动马上给锁了。

秦明本来没兴趣看这场闹剧,谁知道衣角被林涛拽着拼命使眼角,[一场兄弟,不是那麽不仗义吧?]

加上一众同事热切期待他美救英雄的桥段,嗯,想走都走不开。

那男人看到林涛,扁了扁嘴,委委屈屈地说,[我要报案有人偷东西。]

一听,这报案理由还算是合理,可能这男人还真是遇到不好的事情,想找比较熟悉的人来做笔录吧。

众人见没热闹看,正打算回工作岗位去继续做事。

这时候那男人又幽幽地说了一句,[你们林大队长,偷了我的心。]

甚麽鬼。

刚接了杯水喝的林涛没差点喷水,秦明睁大眼睛,用手捂着半边嘴以示惊讶。

李大宝以为自己耳朵瞎了。

全警局静默三秒後集体爆发出一阵震撼的笑声,谁能告诉他们林队长到底惹回来了一个怎样的奇葩。

[宝宝,我明明那麽爱你,天天送花,你都不给我回应?]那男人呜呜呜地哭了起来,抓住了林涛外套的袖子,像是被负心汉抛弃了似的。

秦明不自觉地扯了扯林涛,把他拉离那个男人,然後静静地看着他发疯。

[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我早就跟你说过不可能的了。]林涛觉得一阵心烦,拒绝的话说过不下十次,但他仍然穷追不舍,到底这人是怎麽回事啊。

[甚麽不可能呀!你现在又没女朋友,就不能试着接受我?]男人哭到气喘,用泛着红根的眼睛看林涛。

看来他得到了琼瑶奶奶的真传,下定决心要在这来一出情深深雨蒙蒙。

在一堆人围观下,哄了没用粗暴了没用,骂了又哭得更凶,林涛这脾气再好也崩溃了。

[够了,我没有女朋友但是有男朋友,所以我不会跟你在一起的。]林涛推了一把站在他身旁的秦明。

众人马上[哦~]了一声,你们俩终於肯承认了,早说出来不就没事了吗。

[我不信...他明明还帮我送花...]男人听到後似是被迎面拨了一盆冰水,难以置信地垂下头低声说道。

秦明难以理解这剧情的走向,被推得一个踉跄,他嘴巴微张地回头看林涛,用眼神深切表达出困惑。

你拒绝人为甚麽要拉上我?

林涛见他不信,便上前扶正秦明的肩膀对着自己,托着他下巴用力亲了上去。不,已经不能用亲来形容,林涛绝对是用啃的,撞得秦明连连往後退几步。

长达十秒的狼吻,秦明完全不能反应过来,除了柔软乾燥的触感外,还有小胡渣蹭刮到的刺痛。这是他活了近三十年来,第一次被人强吻。

全部人都起哄了,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那男人红着眼睛站起来,狠狠瞪了一眼秦明,[小三我可不屑当,让给你吧。]

[林涛......]秦明无语地摸摸嘴唇,被像大狗似的林涛舔得湿润,因为吸吮和啃咬而染红,但居然没有讨厌的感觉。

林涛这时还抱着他,直到那男人後脚也踏出警局时才把他松开,才惊觉心跳得飞快,秦明的嘴唇也太软了吧,亲起来简直比前数任女朋友都要舒服。

秦明没作声,就那麽盯着他,脸都黑了。旁边的人见到秦料长开始制冷,马上识趣地散开回到工作岗位,免得等下暴走。

[哎,宝宝...呸呸呸...老秦,我这不是没办法嘛,下次请你吃饭当赔偿。]林涛脸红红的,尴尴尬尬地拍了几下秦明的肩膀想缓解气氛。

[你,没有我允许不进踏进我办公室半步。]秦明给了他一个冷冰冰地假笑,拍掉他的手,转身向法医科那边走去。

李大宝赶紧跟上,免等得下连自己都进不了去,临走前向林涛使了个眼色——老秦吃醋了得慢慢哄,你加油!

林涛抚额,秦明这个人怎麽可能吃醋,明明连原因都搞错了好不好。

秦明回到办公室坐下,手机不停地震动,是林涛的N+1条微信,他这刻没有心情去看。他需要重新整理一下刚刚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产生的不该有的情绪。

於是整个上午李大宝能够观赏上司一副明明坐立不安却假装冷静的模样,想看书书拿反了,想冲咖啡烫到手,想闭目养神没养几秒又起来干别的事,这!很!不!正!常!

某人曾经说过,一切不以分手为前提的吵架都是在秀恩爱。

直至秦明翻出探热针和冰袋的时候,李大宝终於忍不住开口了,[老秦你哪里不对劲,被林涛亲一下难道还能得病麽?]

[我的脸部发热发烫,而且心跳开始加速,种种迹象令我有合理理由怀疑我生病了。]秦明淡淡地给了个回应,要是平时他根本不会搭理李大宝,但这次他有点儿心虚。

[你...是不是想着林涛然後才心跳加速?]李大宝用一懂内涵的眼神看着他,笑得有点诡异,[还是想到刚刚...那件事?]

秦明被噎住了,他想不出任何可以反驳的理由,因为确实一想到早上发生的意外,就不自主地很[不舒服],产生出从来没有过的陌生感受。

[你这是思春了。]李大宝打了个响指,把有些出神的秦明拉回现实,只见他脸上有些极淡的红晕。

嗯,一股恋爱的臭酸味。

这几天不知道是一种默契还是甚麽,两人都没见到对方,可能是双方都有意躲避的原故,看得吃瓜群众一阵心塞,咋突然间就没狗粮吃了呢?

林涛回去後想了很多,才弄清楚自己的心意。

从一开始时,他就算交再多的女朋友,心里都不踏实,都会拿着每个人跟秦明比较,比如这个的品味不够好,那个的生活方式不够整洁,内个的脸长得没秦明有气质......

加上当警察很忙碌,和女友一起的时间还不如和秦明大宝一起的时间多,然後往往分手原因都是女友不满意他的冷淡,既然回去要哄来哄去,还不如陪老秦看尸体呢。

最重要一点是当那个男人追求自己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秦明,老实说要是那个人是老秦的话,他可能真的会答应。导致那天从秦明手里接过花的时候,都有一种幸福感,自动当成是他送的,舍不得扔掉。

人总是要有突破的缺口才懂得開窍,他总算是知道自己对待秦明到底是一种怎麽样的心态。

发给秦明的信息一直没回音,林涛等得心都焦了。

忍耐了好几天,他终於忍不住拨打了秦明的电话,一定是手机先动的手。

[喂,我是秦明。]秦明见到来电下意识想要逃避,不过还是接了。

[宝宝,我想我应该是喜欢上你了。]

[......你打错电话。]

[不是啊!老秦,秦宝宝,小明明,我是说真的,我好像真的爱上你了。]

[......]秦明被震惊得甚麽都说不出来,那心跳脸红的感觉再次出现,他暂时把手机朝下放在沙发上,开了扩音器。

林涛知道秦明应该有在听,然後继续说下去,[我以前跟女友交往时,都没有那天亲你那时候那麽满足,我对男人没兴趣,但唯独只对你有感觉。]

对待秦明就是要这麽简单粗暴,不然以他对爱情的低敏感度,大概好一段时间都领悟不到,最後就搁边上不管了。

[或者是我对你已经形成了依赖,这麽多年来,身边的人换多少个,也只剩下你一直陪着我,我想清楚了,想跟你用恋人的关系走下去,不管十年丶二十年丶一辈子。]

秦明轻轻按着心脏的位置,只感觉快要窒息了,这种肥皂剧里常出现的俗套语句在林涛的口中说出,足以令他无法冷静。他对林涛又何尝不是依赖?

林涛明显是在外面,背景音里淅沥淅沥的雨声令他想起无数个他来陪伴的夜晚,每逢一下暴雨他就会来自己家看球赛,这是一个多麽蹩脚的藉口。秦明知道他的担心和好意,所以逐渐形成了某种习惯。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抱有同样的心思,但是...如果你不介意多一个男朋友的话,请打开门吧。]

秦明基本上是飞奔着去开门的,心跳快得快要跳出胸腔炸掉,头皮一阵发麻。

木门被呯一声从里面用力拉开撞到墙上,秦明直直扑到门外的男人身上,微红的脸埋在他的肩上。好几天不见,熟悉的气味令他完全安心下来。

[我不介意。]

林涛手中的蓝色雨伞掉到地上,稳稳接住这份来之不易的重量,紧紧抱在怀里藏好。

秦明觉得自己真不是gay,只是爱上的刚好也是个男人而已。

Fin.

评论

热度(463)